• <span id='dm3e9'></span>
    <i id='dm3e9'><div id='dm3e9'><ins id='dm3e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dm3e9'><em id='dm3e9'></em><td id='dm3e9'><div id='dm3e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m3e9'><big id='dm3e9'><big id='dm3e9'></big><legend id='dm3e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dm3e9'><strong id='dm3e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ns id='dm3e9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dm3e9'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dm3e9'><strong id='dm3e9'></strong><small id='dm3e9'></small><button id='dm3e9'></button><li id='dm3e9'><noscript id='dm3e9'><big id='dm3e9'></big><dt id='dm3e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m3e9'><table id='dm3e9'><blockquote id='dm3e9'><tbody id='dm3e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m3e9'></u><kbd id='dm3e9'><kbd id='dm3e9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dm3e9'></dl>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dm3e9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不一樣的契約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亚洲综合色_五月花论坛

                鬼魅般的男友

                馬小兵和劉敏是一對情侶,二人就讀位於郊區的S大學。周六晚上,吃過晚飯,馬小兵像往常一樣把劉敏送到瞭女生宿舍樓下。

                每當臨近分別,劉敏就會感到特別的不合。她緊緊地摟著馬小兵的脖子,含情脈脈地看著他。馬小兵笑瞭起來:“怎麼,還要來個吻別?”

                劉敏沒說話,隻是笑盈盈的。

                馬小兵說:“敏敏,閉上眼睛。”

                劉敏順從地閉上瞭眼睛。

                馬小兵沒有直接親上去,而是湊到她的耳邊說:“別再摟著我瞭,不然不好下嘴啊。”

                劉敏松開胳膊,等瞭半晌,馬小兵還是沒有親上來。她睜開眼睛,發現馬小兵已經快步走到瞭幾十米之外。

                “你給我站住!”劉敏怒瞭,一邊喊著一邊沖向馬小兵。她拉住馬小兵的胳膊,氣喘籲籲地說,“你、你調戲我啊。看我的!”說完,她一把抱住馬小兵,踮起腳,將自己的嘴唇貼到瞭他的唇上。

                剛親一會兒,馬小兵就掙紮起來。他一把推開劉敏,面色發青,不停地喘著粗氣,像是隨時都可能窒息。

                “你、你怎麼瞭?”劉敏顧不上生氣,關切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   馬小兵獰笑起來,五官開始扭曲,先是眼睛斜瞭,後是嘴巴歪瞭,接著七竅不停地流出猩紅的血液。他的脊背向前彎曲,兩隻手直挺挺地按在地上,轉身便奔逃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   劉敏嚇得直哆嗦,不僅是因為馬小兵發生鬼魅般的變化,還有,她清楚地知道,馬小兵此刻奔往的正是後山亂葬崗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    翌日中午,劉敏仍躲在寢室的被窩裡,昨晚的怪事給她留下瞭不小的心理陰影。

                室友李妙可從食堂打飯回來,招呼瞭她一聲:“怎麼還不起床,是不是病瞭?” 劉敏沒有應聲。

                “我看是懶病發作!”寢室長王琦也回來瞭,“敏,我在宿舍樓下看到馬小兵瞭,他問我你怎麼不回他短信、也不接他電話。”

                聽到馬小兵的名字,劉敏又是一哆嗦:“他、他怎麼樣?”

                王琦說:“今天穿得蠻帥的,就是臉色不太好,黑眼圈挺大。我聽程輝說,昨天他們倆在網吧玩瞭一整天。”

                程輝是馬小兵的室友,又是王琦的男朋友,平時說話做事挺靠譜。

                聽王琦這麼一說,劉敏更想不明白瞭:馬小兵昨天一直和自己在一起,直到晚上十一點多兩人才分開。而且,馬小兵明明跑向後山瞭啊,他怎麼能和程輝一起去網吧?難道,程輝在說謊?

                長發女和短發女

                女生宿舍樓下,馬小兵正盯著手機屏幕發呆,劉敏顫巍巍地走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    “敏敏,你終於下來瞭!”馬小兵說著,向劉敏靠瞭過去,“不是說好今天一起去爬後山的嗎?”

                劉敏後退瞭幾步。她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男生到底是人是鬼,何況他又提到瞭後山。劉敏問:“小兵,你還記得我們昨晚立下的約定嗎?”

                “約定?”馬小兵一頭霧水,表情十分怪異。

                劉敏警惕瞭起來:“你這就忘瞭?”

                “不、不!”馬小兵搖瞭搖頭,“隻是一時想不起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   “你什麼時候想起來瞭,什麼時候再來找我吧!”說完,劉敏轉身走回瞭女生宿舍樓。

                劉敏站在陽臺上,偷偷地觀察著馬小兵。隻見馬小兵愣瞭一會兒後,掏出手機打瞭個電話,之後便快步朝後山亂葬崗的方向走去。

                後山的風景其實不錯,草木繁盛,鮮花艷麗,隻是有一片區域葬滿瞭死人,鱗次櫛比的墓碑讓人心慌。學生來爬山時,總是會刻意避開這裡。馬小兵卻沒有,他的口袋裡鼓鼓囊囊的,裝著什麼東西,心驚膽戰地走入瞭墓碑群中。

                馬小兵的眼睛在墓碑群中掃視著,終於定格在瞭其中的一座墓碑上。他走瞭過去,用手輕拍瞭墓碑三下,嘴裡念叨著:“救急,救急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   過瞭很久,墓碑毫無反應。

                馬小兵有點兒急瞭,抬起腳準備踹過去,又忽然想到瞭什麼。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冥幣,狠狠地甩在墓碑上:“救急,救急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   “它不在,別白費功夫瞭!”一個嘶啞的聲音從馬小兵背後傳來。

                馬小兵回過頭,瞬間驚出一身冷汗——一個歪著腦袋的長發女鬼正直勾勾地盯著他。女鬼腦袋歪斜的角度十分詭異,肩頭沒有聳起,耳朵卻緊緊地貼在上面。好像稍一不註意,它的腦袋就會從脖子上掉下來。

                “為什麼我們都死瞭這麼久,你們還要拆散我們?”女鬼的表情突然猙獰起來,猛地撲向瞭馬小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