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akok'></i>
<acronym id='akok'><em id='akok'></em><td id='akok'><div id='ako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kok'><big id='akok'><big id='akok'></big><legend id='ako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fieldset id='akok'></fieldset>

  1. <dl id='akok'></dl>
    <ins id='akok'></ins>

  2. <i id='akok'><div id='akok'><ins id='ako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akok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akok'><strong id='akok'></strong><small id='akok'></small><button id='akok'></button><li id='akok'><noscript id='akok'><big id='akok'></big><dt id='ako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kok'><table id='akok'><blockquote id='akok'><tbody id='ako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kok'></u><kbd id='akok'><kbd id='akok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akok'><strong id='ako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拔舌地獄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3
          • 来源: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亚洲综合色_五月花论坛

          “在世之人,挑撥離間,誹謗害人,油嘴滑舌,巧言相辯,說謊騙人。死後被打入拔舌地獄,小鬼掰開來人的嘴,用鐵鉗夾住舌頭,生生拔下,非一下拔下,而是拉長,慢拽……然後拖進剪刀地獄、鐵樹地獄。前三層地獄緊緊相連。 十八層地獄的“層”不是指空間的上下,而是在於時間和刑法上不同,尤其在時間之上。其第一獄以人間3750年為一日,30日為一月,12月為一年,罪鬼須於此獄服刑一萬年(即人間135億年)。其第二獄以人間7500年為一日,罪鬼須於此獄服刑須經兩萬年(即人間540億年)。其後各獄之刑期,均以前一獄之刑期為基數遞增兩番。 如此計算,到第18獄之刑期,已相當於人間2。3*1025年以上。罪鬼墮入其中,痛苦已無法形容。” 我看到這裡輕輕的合上瞭書,伸瞭個懶腰,想象不出人間2。3*1025年是個什麼光景。像我這樣樂觀的人,從小到大對待事情謹小慎微,沒做過大官,也沒說過大話,隻不過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路人甲,我一直覺得我這輩子會在渾渾噩噩中平安度過,而地獄,我搖頭,離我甚遠。可世事難料,我竟在當晚“死瞭”死於陰差的失職。 這一晚,我像往常一樣,十點鐘準時合上書熄燈睡覺,老婆很煩我的準時,她經常說,像我這樣的人,無趣的和死人沒什麼分別,我不理她,愛說啥說啥,我可睡瞭。 剛閉上眼睛,恍惚看見有兩個黑衣怪站在我頭上,我吃驚,想睜開眼睛,可眼睛就像被膠帶粘住瞭一樣,不管怎麼努力都是徒勞。 我急瞭張嘴就喊,發出的聲音,像一股煙,被那兩個黑衣怪吸瞭去。緊接著從天而降一張大網,緊緊把我鎖住。 我渾身動彈不得,一陣天旋地轉後,我不知被網到瞭那裡。眼前若隱若現飄來一位身著紫袍、怒目圓睜,雙唇緊閉的大胡子男人。 “你,你是什麼人?”我竟然能發出聲音瞭,把自己都嚇瞭一跳。 “判官,帶你去地獄的。”他陰冷的聲音幾乎把我凍成冰塊。 我強忍著亂顫的牙齒,口齒不清地問:“地獄?我犯瞭什麼罪?為什麼要帶我去地獄。” “哼!到瞭你自然知道瞭。”說著伸手拿出一面鏡子,鏡子裡發出瞭漩渦一樣的光打在我身上。 我下意識的用手一擋,一道紅光從我身體裡射出,恰好阻止住瞭鏡子裡發出來的白光。判官渾身一顫,幾乎摔倒在地。他愣愣的看瞭我一會,在懷裡掏出一本古舊的冊子,翻瞭起來。 片刻間他大吼一聲,伸手抓住一個小鬼問道:“哼!他是張建嗎?” “啊?啊?”小鬼被嚇得魂散。 判官扔瞭小鬼,對我說道:“去,回去吧!抓錯瞭人。” “哼!抓錯瞭人,連道歉都不說?”我心理怕極瞭,可是咱有理我不能憋著。 判官臉色鐵青,“那你想怎麼樣?” 我眼珠子滴溜溜一轉,想瞭又想,是要金山還是銀山,是要高官還是厚祿,要不美女小妾?想著想著我自己臉都紅瞭,脫口道:“都說惡人死瞭之後被打入十八層地獄,我不信,能帶我參觀一下嗎?” 判官陰著臉瞅著我半晌說道:“你不怕誤瞭時辰回不到肉身嗎?” 我其實擔心的要命,可面上假裝英雄,一拍胸脯,“怕什麼反正是你們弄錯瞭,不管怎麼樣你們也得把我送回去。” 估計判官也沒見過我這麼難纏的鬼,最後他隻好嘆瞭口氣,無可奈何地點頭。黑著臉讓我跟在他身後,揮手間,我眼前的變瞭,混混沌沌的空間逐漸清明,可到處是狼哭鬼嚎的聲音,最可怕的是那一聲聲非人的慘叫,讓我汗毛直豎。 判官瞪著我說:“怕就回去。” 我搖頭搖頭。 放眼看去我站的地方看上去像個大巖洞,四壁上掛慢瞭一根根鮮紅的東西,我走近,看的真切竟是一條條人舌,惡心至極。 “這,這是那裡?……”我低喃。 “拔舌地獄。”判官嚴肅的說。 “啊?”我趕緊閉上嘴,怕自己的舌頭不保,眼神緊盯著一位貴婦摸樣的陰魂,被小鬼帶瞭進來,按到一個青石板上,用鐵鉤勾起她的舌頭使勁一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