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50cpv'></dl>
<i id='50cpv'></i>

  • <fieldset id='50cpv'></fieldset>
    <acronym id='50cpv'><em id='50cpv'></em><td id='50cpv'><div id='50cp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0cpv'><big id='50cpv'><big id='50cpv'></big><legend id='50cp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50cpv'><strong id='50cpv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ns id='50cpv'></ins>

        1. <tr id='50cpv'><strong id='50cpv'></strong><small id='50cpv'></small><button id='50cpv'></button><li id='50cpv'><noscript id='50cpv'><big id='50cpv'></big><dt id='50cp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0cpv'><table id='50cpv'><blockquote id='50cpv'><tbody id='50cp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0cpv'></u><kbd id='50cpv'><kbd id='50cpv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span id='50cpv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50cpv'><div id='50cpv'><ins id='50cpv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不想還魂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亚洲综合色_五月花论坛

            劉三萬是一個老實人,娶瞭鄰村的一個女子為妻。妻子很刁橫,不但不把他當人看待,還時常找各種借口虐待他。平日裡,隻要劉三萬與別的女人說一句話,被妻子看見瞭,妻子就要罰他跪搓衣板,一跪就是一夜。

            昨天,劉三萬拉著牛,扛著犁杖,去後山耕地。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那耕牛忽然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,掙紮幾下,嗷嗷叫瞭幾聲,就死瞭。劉三萬很害怕,躲在後山不敢回傢去。天黑瞭,不見丈夫回傢,他的妻子就跑到後山找他。在後山找瞭許久,終於找到瞭丈夫。妻子對劉三萬說:牛死瞭,也沒關系!你跟我回傢去,我一定不會怪罪你!

            劉三萬扛著犁杖,戰戰兢兢跟在妻子的屁股後面,往回走。回到傢,妻子臉色大變,大聲罵道:你這個天殺的死豬,把傢裡的耕牛都弄死瞭,看我怎麼收拾你!

            劉三萬嚇壞瞭,撲通一聲,跪在地,哀求妻子原諒自己。他的妻子臉都氣綠瞭,咬牙切齒的說道:你犯瞭這麼大的罪過,我豈能饒瞭你!說著,把櫥櫃裡的破碗,砸碎兩隻,讓劉三萬跪在上面。

            劉三萬也不敢反抗,一把鼻涕,一把眼淚,戰戰兢兢跪在碎碗片上。那些鋒利的碎碗片,就像一顆顆鋒利的圖釘,往劉三萬的膝蓋裡刺進去。頓時,鮮紅的血流瞭出來,染紅瞭碎碗片,也染紅瞭膝蓋下的地板。

            劉三萬的妻子還不解氣,又跑到屋外,折來幾根竹條,掄起來就抽打他的臉。那竹條就像一條惡毒的蛇,每次打到劉三萬的臉上,都會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。抽打瞭數十下,好端端的一張臉已是血肉模糊。劉三萬忍住疼痛,都不敢哼一聲。他的妻子打累瞭,拖過來一把椅子,放在劉三萬的面前,坐在上面,氣狠狠的指著他罵道:沒出息的傢夥,沒出息的臭男人!老娘今晚陪你到天明。

            劉三萬就像一隻可憐的小麻雀,那種肉體上的疼痛和心靈上的害怕,根本就無法用筆墨來形容。劉三萬乖乖的跪在碎碗片上,用一種祈求的眼神看著妻子,他多麼希望妻子對他說,你起來吧。可是,他那惡毒的妻子又怎麼會放過他呢?

           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一句話:不在沉默中爆發,就在沉默中死亡。劉三萬選擇瞭前者,後半夜,他越想越生氣,越想越覺得自己活得窩囊。他終於爆發瞭,猛地站起來,發現妻子還在沉睡。他也沒有驚動妻子,自己走到臥室裡,翻出一沓厚厚的錢,裝在衣包裡,就離傢出走瞭。

            劉三萬順著一條陌生的道路,走呀走,走累瞭,就在路邊睡一會兒,口喝瞭,就向路邊的人傢要水喝。他走瞭兩天兩夜,來到一座小城。城門的上方掛著一塊匾,上面寫著三個字。劉三萬不識字,也不知道那牌匾上寫的是什麼。

            劉三萬走進城裡,隻見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。城市裡,店鋪繁多,各種商品更是琳瑯滿目。劉三萬東看看、西瞧瞧,第一次見到這麼熱鬧的街市,心裡高興極瞭。他四處轉瞭轉,找瞭一個客棧住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劉三萬對傢中的母老虎已經徹底死心,他不會再回去瞭。身在他鄉,一定得找點事情做,否則終會有坐吃山空的一天。劉三萬也沒有什麼手藝,更不懂經商之道。他在客棧翻來覆去想瞭兩個晚上,最後一個主義在他心裡塵埃落定。他在傢裡,最擅長烙餅。他烙的餅,色香味俱全。他相信,隻要自己堅持下去,混口飯吃,一定不成問題的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劉三萬在相對僻靜的地方租下瞭一間小屋,又到街市上買瞭烙餅的鍋具。又經過一天的準備,第三天,他的劉氏烙餅店就正是開業瞭。劉三萬是一個老實人,不會投機取巧,更不會昧著良心做事。街市上的人都很喜歡吃他烙的餅,就連城裡的官員,也常常光顧他的劉氏烙餅店。半年下來,劉三萬已經賺瞭很多錢,他用賺來的錢,在城裡買瞭一塊地皮。又過瞭半年,劉三萬又用烙餅賺來的錢,修瞭一座小院。小院雖然不算富麗堂皇,但與一般的小院比起來,也勉強過得去。

            街坊鄰居見劉三萬做事踏實,人品也不錯,就給他介紹瞭一個對象。那是一個鄉下的女子,叫秀娥。秀娥父母早逝,跟著姑姑在城裡長大。劉三萬娶瞭秀娥,兩口子恩恩愛愛,勤勤懇懇,烙餅的生意越做越大。婚後兩年,秀娥給劉三萬生下一個男孩,取名叫劉小福。又過瞭兩年,劉氏烙餅店在城裡開瞭三個分店。劉三萬經過一番思考,他覺得自己已經很有錢瞭,沒必要再繼續幸苦下去,於是就找瞭一個誠實的老仆人,替自己照顧烙餅店的生意。老仆人兢兢業業,比劉三萬還要細心。

            又過瞭一年,劉三萬幹脆把店交個老仆人照料,兩口子徹底當瞭甩手掌櫃。空閑的時日,兩口子常常坐著漂亮的車,去外地旅遊玩耍,日子過得非常的幸福美滿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秀娥含著眼淚,對劉三萬說道:我們的夫妻緣分已盡,分手的時候已經到瞭。

            劉三萬聽得糊裡糊塗,問妻子:我實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,你能說得明白點嗎?

            秀娥擦瞭擦眼淚,說道:其實,你已經死瞭。隻因看你過得悲慘,我實在不忍心讓你這樣的老實人,就那樣悲慘的死去,所以我就在閻王爺那裡,借來遊仙枕,讓您也像生前那樣,過幾年幸福美滿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劉三萬無奈的一笑,說道:你的腦袋是不是被燒壞瞭,怎會說出這樣荒唐的話來?

            秀娥說道:你那麼老實,我又怎麼會騙你呢?你若想還魂,現在就趕快回去吧,也許還來得及!說完,化做一隻丹頂鶴,悠然的飛走瞭。

            看著飛走的妻子,劉三萬不知所措,也不知所雲。當他回過神來,再看時,已身在傢門口瞭。他推開門,走進傢裡,隻見自己的身體早已僵硬。他看看傢中的母老虎,覺得,還魂已沒有任何意義,於是就退出傢門,跟著黑白無常走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