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9ym4s'></span>
  • <i id='9ym4s'></i>

  • <tr id='9ym4s'><strong id='9ym4s'></strong><small id='9ym4s'></small><button id='9ym4s'></button><li id='9ym4s'><noscript id='9ym4s'><big id='9ym4s'></big><dt id='9ym4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ym4s'><table id='9ym4s'><blockquote id='9ym4s'><tbody id='9ym4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ym4s'></u><kbd id='9ym4s'><kbd id='9ym4s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9ym4s'></dl>

      <fieldset id='9ym4s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9ym4s'><strong id='9ym4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acronym id='9ym4s'><em id='9ym4s'></em><td id='9ym4s'><div id='9ym4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ym4s'><big id='9ym4s'><big id='9ym4s'></big><legend id='9ym4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9ym4s'><div id='9ym4s'><ins id='9ym4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9ym4s'></ins>

            我在看著你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五月丁香网_五月丁香亚洲综合色_五月花论坛

              “前幾天就是你站在窗子外面的吧。”李彥忽道。

              老六笑著:“是,但真沒別的意思,就是想嚇嚇你,鬧著玩的,你可千萬別生氣。”說著還要幫李彥拿水壺,“走走,到我們寢室坐會兒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彥卻抓住瞭他的手:“我知道,老王頭的死並沒那麼簡單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老六聽到這句話,臉上的笑意忽地凝固在嘴邊。然後隻見他木木地把手收瞭回去,同時微微地探瞭下肩膀。

              他看向李彥,後者胸有成竹地望著他,像是已經洞悉瞭一切。老六頓時變瞭面色,半晌,微微嘆瞭口氣:“果然……還是被你發現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夜更深瞭,隨著時間的推移,整棟寢室樓也變得越來越寂靜。水房周圍空蕩蕩的,從始至終,這裡除瞭李彥和老六,一個人也沒有來過。

              “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”李彥故作鎮定地道,他隻知道老六在老王頭死的那晚來過水房,卻不知老六真的做瞭些什麼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老六的眼神已經不再是笑瞇瞇的瞭,它們惡狠狠地,甚至有些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找死!”老六低喝一聲,雙手掐瞭過來。李彥跟他扭在一起,身體一下子失去瞭平衡直往後退。他奮力掙紮,然而卻完全不是老六的對手,還沒幾下便被死死地按在瞭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要幹什麼?!”李彥怒道,隻盼自己的聲音能引起附近寢室的註意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老六不理,隻是手上加重瞭力度,一副要把李彥置於死地的架勢。李彥被老六掐住瞭脖子,就在他感覺自己可能會被老六勒死的時候,他使勁用嗓子憋出瞭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“殺人滅口……難道……真的是你把老王頭害死的?”

              而這句話一出,老六的手指頭卻突然稍微放松瞭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“原來你沒有發現……”老六隨之自言自語地嘀咕起來,神情有些恍惚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隻是猜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聽著李彥微弱的回應,老六臉上突然露出瞭一絲悔意,放在李彥脖子上的雙手也漸漸放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也不想這樣……”老六終於後悔瞭。他低著頭,額前的頭發擋住瞭雙眼,似乎在努力維持著最後一點點理智。

               “你要是真的發現我就好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但是,還沒等李彥站起身來,老六卻再一次露出瞭猙獰的面孔。他突然使勁地拽住瞭李彥的衣服,就像發瘋瞭一般。李彥見狀不妙,便瞬間爆發出自己所有的力氣使勁一掙,他的手肘實實地撞在老六的眼睛上,老六頭一歪便倒瞭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可這一倒不要緊,他的頭卻不偏不倚磕在瞭水泥臺子上,頓時噴瞭一地鮮血……

              李彥呆住瞭,老六的頭在不停地晃動著,手腳也來回劃動,卻怎麼也爬不起來,身子一抖一抖在地上抽搐,血從腦袋上一股一股地往外冒。

              “快……快救救我……叫救護車……”老六用僅存的力氣說完,便暈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從醫院裡傳出瞭消息,老六被搶救過來瞭,並且跟警察招瞭供,事情才總算真相大白。

              這就要從老六跟老王頭的矛盾說起瞭。老六平時看著嘻嘻哈哈不務正業,但傢裡和學校有些關系,隻要他各方面沒有違紀記大過,那麼畢業後便可以分配到一傢優秀的公司,可謂是一生無憂瞭。然而其他方面一切順利,卻偏偏遇上瞭這個又臭又硬的老王頭,不管老六有什麼借口,隻要回來晚瞭,他便拒不開門,老六十分討厭這個老頭兒,自然態度也就不是很好。於是幾次違紀下來,老王頭竟然鬧到學校領導那裡,愣是給他上瞭一個嚴重紀律處分。

              可這一鬧,老六卻因為處分失去瞭他格外看中的評優資格。從那時起,似乎有種情緒就被壓抑起來,直到它爆發的那一刻。

              老王頭死的那天夜裡,正好是李彥與老六打水。那時已經很晚瞭,老六拿著水壺先進瞭水房。他把壺放在最裡面一排的水池裡,正好被一個巨大的水箱擋住。他剛想擰開水龍頭,卻聽見老王頭罵罵咧咧地邊嘮叨邊走瞭進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前面的閥門不用,非得用後面的,那裡我都擦幹凈瞭。都沒長眼啊……這麼群小兔崽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老六本就看這老頭兒不順眼,一聽火就上來瞭,可他剛要張嘴去頂,卻聽有人走瞭進來,將什麼東西重重地放在水池裡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交瞭水費,愛在哪接就在哪接,你管得著嗎?”

              竟然是李彥,老六聽瞭暗暗發笑。卻隻聽老王頭又罵瞭起來:“我怎麼管不著?我就是專門管你們的!這麼晚瞭不睡覺,打水白天不來偏要晚上來,踩得到處是泥,讓人打掃個沒完沒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李彥似乎罵瞭句臟話,老王頭更加生氣,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吵瞭起來,老六本來想幫著李彥一起,但又怕這老王頭一抽風再給他們記上一過,便就躲在水箱後面聽。

              說瞭幾句,李彥像是占瞭上風,老頭也被氣得沒瞭話說。李彥接滿瞭水,便拎著水壺揚長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老六呆瞭呆,這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偷聽,竟然沒有接水。他笑瞭笑,剛擰開水龍頭,卻聽見“撲通”一聲,好像有什麼東西重重地落在瞭地上。他走出來一瞧,原來是老王頭摔瞭一個大跟頭。

              還沒等老六笑出來,隻見老王頭腦袋上直往外冒血,似乎撞到瞭水池邊緣,摔得十分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“哎呦……快來扶我一把吧……這腰也閃著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老六聽瞭,下意識地伸手上前去攙扶。可還沒等老王頭完全站起身來,便聽他嘴裡還在罵罵咧咧地道:“……就說你們把地弄得這麼滑這麼臟……還是得好好處分你們……不然不知道厲害……”